Mr.P 自信教練

用自信的勇氣,成就精彩的人生。

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

那些年的故事 - 悟通


撰文者:Mr.P 自信教練

『我想要什麼?』

在自信的高樓崩塌後,我沉思了很久...很久。

我的價值不是來自於女人,自信不是建立在外在事物上,是來自於我本身,那本身的價值又從何而來呢?

每個偉大的人物之所以偉大,皆因為他們很明白自己要什麼,

賈伯斯最初的願景:『打造一部一般人都能使用的電腦。』他的願景如此遠大,所以不被金錢、名利所動搖。

Kobe的願景:『超越麥可喬丹,贏得總冠軍。』他總會問你,你看過凌晨四點的洛杉磯嗎?你不會看到他參加派對狂歡,也不會涉入黑人球員常見的暴力與毒品事情,因為他的夢想很執著、很遠大。

德蕾莎修女的願景:『服侍窮人中最窮的。』為了這個願景,她奉獻了她的一生,感動了無數的人追隨她的善行,傳播愛到整個世界。

有願景的人很難被動搖,當你的願景越大的時候,路途中的失敗、困難、險阻都無法將你擊倒。沒有願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當時的我很年輕,從未想過自已的人生要什麼。當你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,社會和環境就會用別人的願景來餵食你,可能是高考榜首,可能是把到正妹成為人生勝利組、可能是靠爆肝熬夜當上CEO...。

但,很幸運的,當時我有這麼一位朋友,小風,在我徬徨的時候,他是一個很良好的楷模,很簡單的引領了我,他從來不像我一樣特意去追求什麼,他只是很認真踏實的過他的生活,自然地就得到了他所想要的。

我停止了搭訕,開始認真地去參加學校的社團,去搞清楚我到底要什麼,有沒有什麼事情能燃起我的事情,讓我能夠傾注所有靈魂去燃燒。

也就是這樣一個微小的關鍵,讓我的心態慢慢地改變了,從一個只會索取價值的孩子,變成了給予價值的大人。

--

舞台上空蕩蕩的,只有我一個人,和角落替我串場的吉他手,到底民歌社和熱音社有什麼不同?其實那時候我不太懂,只知道兩個社團都在缺主唱,經過了漫長的等候,終於輪到我試唱了,

『走在風中今天陽光突然好溫柔,天的溫柔地的溫柔像你抱著我~』

想當然爾,一個門外漢很快地就被刷掉了,即使我在試唱前串場了『1到10猜一個數字的話題』,這招對於評審似乎是不太管用,但那此後的好幾年,我報名了很多次的歌唱比賽,從一開始的五音不全,到每次都可以唱進前五名,這樣的成績,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好,我很享受歌唱,很享受掌聲,也很享受舞台,到現在依然樂在其中。

--

『我該繼續健身嗎?』最初健身的目的只是為了穿衣服好看,穿衣服好看的目的只是為了把妹,現在我不把妹了,健身於我還有何用?

既然是這樣...,那我就以我想像中最好玩方式來健身吧?這樣一來,健身就是在建立價值,而不是為了任何人而做,我再也不是為了娛樂、討好任何人而做,從今以後,我做這件事的目的只為了取悅一個人,那個人就是我。

有在健身的人都知道,很多只人練健身只是為了秀肌肉、曬曬自己的虛榮,所以這樣的人通常只會練二頭肌、胸肌,還有腹肌。若只看正面的上半身,這樣的訓練方式效果非常好,但鏡頭一拉遠,你會開始納悶...,這個人的胸肌好大,可是被不好單薄,腹肌很明顯,可是體態不佳,側面看有點駝背彎腰,最難看的就是腿了,遠看就像是一塊雞排插在筷子上。

以前的我,就曾經是這樣的人,健身於我只是一種賣弄,後來我加入了實用的『深蹲』,加入了刺激的『暴力上槓』、『印度式伏地挺身』、『棒式』、『飛輪』,健身於我成為一種生活哲學了,此時此刻,我才真真正正感受到健身帶給我的快樂,我也樂於跟朋友們分享我的經驗,至於後來我的健身史帶動了全班健身的風氣,我讓很多弱雞變成了洛基,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--

同時,我報名了小風的社團 - 親善志工,那是我打造生活圈的第一步,這是一個甄選異常嚴格的社團,在受訓期的兩個月內,每天晚上都要到社團旁的走廊報到,練習貼牆壁,站姿、走姿、坐姿,對於凡事都講求『速效』的我,這著實是一種打磨。

因為那不僅僅是一種肉體上的打磨,同時也在打磨一個人的心靈,會參加此社團的女生,多半是身材高挑、面貌姣好,當你的頭、肩、腳緊貼在牆壁上的時候,對面站著可能就是一個9分正妹,有了三女孩和Sherry的前車之鑑,我收斂了很多,我不再主動搭訕了,而是在休息時間和受訓的社員們自然地閒聊,我才驚覺,原來創建生活圈一點都不難,效果還出奇地好!

很不幸地,我在最後的決選階段被刷掉了,但你猜怎麼著?即使我沒有成功進入社團,在每次的練習中,我早就跟他們成了熟識的朋友,我既有小風的引薦,又認識了裡面的新社員,我還搭訕做什麼呢?打造生活圈的過程其實就是在學習做人,當你能夠給予價值的時候,每次有任何活動,他們又怎麼會遺漏了我?

--

『各位同學請安靜,咳咳...。』

這是全校最熱門的通識課 - 兩性關係,在選課系統一開放就得要瘋狂得點按才有可能搶到一席,更關鍵的是,第一堂課就會進行分組,這時候,你的位置旁邊是誰,就非常非常的重要了...。

在選課之前,我早就把所有的一切都調查好,戰略擬定好,我挑了一個三人組的亮眼的女生團體旁坐下,為了不讓她們受到驚嚇,我特意坐在她們前方(從前方接近),蓄勢待發。

『現在開始分組,這門課的規則是,男女人數要一樣。』

「哈囉,你們好,我們是XX系的男生,我們這邊剛好有三個人,我們六個人一組剛剛好。」

這樣的開場白,當然不是由我來說,而是由憨厚質樸的小風打頭陣,當你能把搭訕和創造生活圈的道理融會貫通,這兩個看似衝突的概念其實可以互利運作。

一個月後,透過每次的上課,我們跟這群女生混得很熟了,盡管一開始的偶遇是我刻意營造的,但組員間分工合作的情感,卻是一點都假不了。

又過了一個月,我辦了我人生的第一場聯誼,對象當然是這群跟我們熟稔的女生,然後是第二場,第三場......。

在這期間,我漸漸地釐清了我要什麼,我也明白了,什麼樣的女孩我只想欣賞,有道是萬花叢中過,片葉不沾身,我維持了很長一段的單身時間,直到我遇到了某個女孩...。

我,是一個理工宅大學生;她,是一個研究所將畢業的助教......

--

前篇:那些年的故事 - 墜落
 

後篇:那些年的故事 - 不追


欲得知最新文章訊息,請點下方按鈕

好友人數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