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P 自信教練

用自信的勇氣,成就不凡的人生。

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

那些年的故事 - 源起


撰文者:Mr.P 自信教練

「跳下去吧,跳下去,一切就結束了。」在我內心深處,有個聲音對我這麼說。

大樓頂上的風很涼,吹拂著坐在圍牆上的我,冷冷的空氣讓我有點瑟縮,如果說生命是一場戲劇,我敢肯定我演得還不錯,但可悲的是,撰寫劇本的人卻不是我,一個演員被迫演了一齣他不想演的戲,這種失落感,讓我覺得我的人生徹底爛透了。

那年是大二的暑假,我是一個理工宅,有著和一般人差不多的外表,差不多的興趣,讀著和別人差不多的學校,過著和別人差不多的生活。 這樣的日子並不是太壞,但也不是太好,這種心煩意亂的感覺已經侵蝕我很久。

「難道我的一生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?」每一天這個念頭都會在我腦海中無數次閃過,

「求學、畢業、上班、結婚、生小孩、退休、等死。」人生的劇本就是這樣沒錯了吧?

即使過程中會有一些小變化,我可能會成為一間公司的主管,或是運氣好一點自己當老闆,也可能意外的比預計中多生了一個小孩,但基本上...劇本會照著跟大多人一樣的路線走吧...。

每次想到這些,我都會默默打開電腦,逃到虛擬世界裡,藉著魔獸世界麻痺自己,我喜歡玩線上遊戲,它讓我在苦悶的生活中獲得一點放縱,我可以暫時的脫下假面具,做我想做的人;我也討厭玩線上遊戲,因為所有的玩法和規則,都早就由遊戲公司定好,而即使玩得再好再厲害,關上電腦,我什麼都不是。


這樣的日子,整整持續了將近兩年,行屍走肉、日復一日的生活讓我漸漸麻痺了。我並不痛恨我的父母把我帶到這世界上,也不痛恨這個社會設了很多框架給我,相反的,我的心境直接跨過了『恨』,變成了冷漠。

那時候還沒有人告訴我,『愛的相反不是恨,是冷漠。』但我切切實實的親身體會到了,我一點都感受不到世界的愛,世界於我只有冷漠。

不管是家庭聚餐時的歡笑,或是跟朋友一起出去玩時的打鬧,對我來說都沒什麼太大的意義,我好像是一個扯線木偶,父母扯了我一把,於是我往東去了,朋友扯了我一下,我往西走。旁邊的人笑得再開心,我也只是漠然,為了避免別人來問我怎麼了,我也只能露出假面的笑容。

有個早餐店的老闆娘,每天早上總是會叫我一聲『帥哥,你又來了喔。』而我總會回報予她一個微笑,就連那個微笑於當時的我來說都不是真的。

『這是一個虛假的世界,我虛假地活著,有天也即將虛假地死去吧。』邊吃著培根蛋餅,我心裡暗道。

我也並不是沒有嘗試去找尋活著的意義,但是...根本找不到。

每當空虛感快把我淹沒時,我就會一個人跑到頂樓,閉起眼睛,坐在圍牆邊吹著風,樓頂的風很強,手若沒有抓緊很容易就被吹得像小草般晃啊晃的,因為恐懼而分泌的腎上腺素可以稍稍提醒我...原來我還活著,幾次曾想跳下去,卻又害怕自己死不了會受苦受痛。


某個翹課的午後,我照慣例正想回宿舍打開魔獸世界,但不知怎麼地,一股力量把我推到了圖書館裡,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,我已經躺在圖書館的單人沙發裡,旁邊堆著一疊書。最上面的那本是寶島少年,那年的魯夫還很弱,每場戰鬥都是浴血奮戰才存活下來,下面的十幾本則是各式各樣的書籍。

其中有一本書......徹底地改變了我的一生,那本書的內容在寫甚麼,我已經忘了差不多了,但其中的一句話,重新燃起了我對生命的熱忱。

看到這句話的當下我如遭雷擊,陷入很深很深的沉思,呆滯在原位不動,恐怕有一兩個小時之久。

那句話是:生命本來就是沒有意義的,你給它什麼意義,它就會是什麼。』--

後篇:那些年的故事 - 險路


欲得知最新文章訊息,請點下方按鈕

好友人數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